國際藥品流通發展比較研究介紹【連載四】

發布日期: 2013-12-02 | | 【關閉窗口】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我國醫藥產業取得了巨大的發展,從缺醫少藥,多數藥品依賴進口,發展成為全球第一大原料藥出口國和第一大藥品制劑產能國。然而在成就的背后卻始終有一些問題困擾著產業:

產業的生存發展環境不佳,產業大而不強,“多、小、散、低”依舊。產業在幾乎可以生產全球已上市任何一種藥品原料的同時,創新發展能力卻一直未能有明顯提高,國內上市銷售相當一部分仿制藥與原研藥仍然存在著明顯的安全性、有效性差異。

藥品流通公平競爭市場環境始終未能確立,不規范競爭充斥整個藥品流通過程,“優不勝、劣不汰”嚴重制約了產業的健康發展,威脅到百姓用藥供應保障。整頓和規范藥品流通秩序,改變藥品流通服務模式、服務水平和發展方式,成為繼續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工作重點之一。

研究國際先進國家和地區的藥品流通情況,特別是研究他們從與我國當前情況類似的過去如何發展演變而來的過程與主要影響因素,為本屆政府接下來十年的改革提供一些參考或借鑒,無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為此由秦脈醫藥咨詢有限責任公司骨干研究人員和部分業內專家組成的重磅級研究團隊,歷時半年對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日本、韓國和我國臺灣、香港兩地,從法律、法規、管理辦法、政府報告、統計資料和國際第三方報告等一手資料入手,深入研究各國、各地區的藥品產業、藥品流通的現在與過去,發展演變過程,特別是社會法律環境、醫療保障制度和醫療服務體系情況及其對藥品產業、藥品流通發展的決定性影響。再通過橫向對比研究發現其共性和各自的特點,從中找出共同的理念,一般性規律,并在和我國情況的對比中找出可供我國政府和產業參考或借鑒的關鍵問題要素。形成了8個國家和地區的國別報告(合計15萬多字),我國與8個國家和地區的對比研究報告及改革建議(7萬多字)。本刊本期介紹日本報告。

日本藥品流通及相關醫療保障和醫療服務情況

日本和其他東方國家一樣,傳統醫藥不分,除了未曾有過計劃經濟的歷史,沒有國有藥品批發企業外,民營的醫藥批發企業起步、發展的過程與我國十分相像,批發企業多從某一個局部的區域,代理一家藥廠的幾個品種開始做起,逐步發展出全國性、跨地區、多品種經營的大型集團。在早期的戰后經濟復蘇、發展過程中,也曾出現過一個十分不規范競爭的時代,回扣、饋贈成為當時主要的競爭手段。

1961年日本開始實施全民醫保制度,日本政府從維護醫療保障服務效用出發,實質性推動醫師、藥師各負其責的醫藥分業制度,醫保管理機構制定細致規則管控醫保用藥,公定醫保支付藥品價格基準,并根據市場實際交易價格兩年調整一次。在此過程中立法機構、政府行政部門、不同行業組織,從國家、社會利益和行業合理健康發展訴求出發,在公開、透明、平等的協商機制下,共同推動了制度逐步完善、保障基本良性運行和醫療、藥品、流通諸產業質量、效率的不斷提升。這中間,立法機構、政府行政部門、行業組織各自承擔著怎樣不同的職責?政府行政與市場各自發揮著怎樣的作用和如何有效發揮作用?法律對各相關組織、個人的責任界定與行為約束,法律制度的制定、檢討與持續完善機制?特別是脫離了行政利益關系的醫療、藥品、藥事服務等醫療保障相關服務提供方充分參與的協商機制下,如何既充分保證國民獲得醫療保障的質量水平不斷提高,又保證醫藥費用上漲維持的一個合理區間,更讓相關行業、從業者有一個合理的收益空間,并基本做到守法經營、體面經營和創新動力、提升效率動力不減?與我國情況相比,一邊是行政監管成本巨大,一味地要求“奉獻”、追求“低價”,反而浪費巨大、效率低下,另一邊政府講究“調查研究”,行政監管成本很低,注重共同、透明決策,并給市場留有足夠的激勵空間,形成自覺的效用提升、效率挖潛所帶來的效果明顯維持或提升,同時整體費用又得到合理控制!秶H藥品流通發展對比研究 國別報告 日本篇》將給我們展現一個反差十分鮮明生動的國際對照案例。

(下期介紹韓國和臺灣藥品流通及相關醫療保障和醫療服務情況)

                                                                                            北京秦脈醫藥咨詢有限責任公司 課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