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不降價 外資藥轉戰基層像浮云

發布日期: 2011-01-14 | | 【關閉窗口】

“在現行上海市基本藥物目錄688個品種中,絕大部分外資藥商產品都會因為價格問題退出基本藥物招標,也將退出上;鶎俞t療機構。”12日,中國外資藥品研制和開發行業委員會(以下簡稱RDPAC)醫藥市場發展事務副總監婁渝表示。RDPAC是由37家跨國制藥企業組成的非營利性組織。

一位外資藥企負責人確認,“雖然我們的藥品的通用名在這份目錄里面,但是我們的價格要遠高于仿制藥,也高于國家對于基本藥物規定的最高限價。我們不會去參加基本藥物招投標。”

作為外資藥企代言人,RDPAC擔憂,無緣基層醫療市場后,跨國藥企將在上海市場損失至少15%的市場份額。不過,在上海市醫藥協會一位負責人看來,這正符合國家推行基本藥物制度的初衷,“基本藥物講究的是可及性,價格較低是其中應有之義。”

無緣基本藥物市場

2010年12月13日,上海市公布了基本藥物目錄增補版,這是各省市在國家基本藥物目錄原有的307個品種基礎上,根據各省市自身經濟水平予以增補的基本藥物目錄。

上海市這份目錄,在307個品種之外,增補了381個品種,共計688種基本藥物。其中RDPAC成員企業有133種基本藥物在內,包括原先的71個品種和增補的62個品種。

“雖然他們的通用名進入了該目錄,但是價格和仿制藥相比沒有優勢。”婁渝指出,在原先入圍的71個品種中,只有4個產品有資格去參與投標,其余產品全部會退出。而在后來增補的62個品種中,絕大部分外資藥企也會退出該市場。

舉例來說,以法國藥企賽諾菲安萬特的抗血栓藥物波立維為例,其通用名為硫酸氫氯吡格雷片,進入了該目錄。但國內也有仿制藥,所以波立維必須先符合國家對于基本藥物最高限價要求,才有資格參與基本藥物的招投標,最后往往是一個價格較低品種入標,波利維基本確定難以進入最后基本藥物目錄。

婁渝認為,大部分跨國公司的藥品將無緣今后的基本藥物市場,“對患者而言,一個直接的影響就是原先可以在社區醫院處方的一些外資藥品必須要到二三級醫院才能配到。這也違背醫改希望分流病人到社區醫院的初衷。”

一位外資藥企負責人表示,公司相關藥品價格要遠高于國內仿制藥,也高于國家對于基本藥物規定的最高限價,公司選擇退出基層醫療機構。

今年上半年內,上海的基本藥物目錄制度將正式實施,進入全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688種基本藥物將全部實行“零差率”,并全部公開招標。如果跨國藥企無法參與基本藥物的招投標,等于將基層醫療市場拱手相讓,損失頗重。“具體這塊市場有多大,我們初步衡量下來將會在上海市場上損失至少15%份額。”婁渝表示。

價格堅冰

那么,外資藥企為何不愿意通過降價來進入基本藥物目錄?

RDPAC的理由是,原研藥廠在GMP認證等方面更為嚴格,質量更有保證。如果短期內企業的多個產品被連續大幅度降價,那企業在安排生產、人員招聘、市場推廣等各個方面必將陷入混亂。他們呼吁建立以質量為核心的價格調整體制,并確保政策穩定性。

但國內藥廠顯然并不這么看,“十幾倍甚至幾十倍價差,質量會有這么大差別么?”一家國內藥企負責人反問。

以環丙沙星注射劑為例,德國拜耳醫藥的商品名為“西普樂”,其200mg/100ml規格的單獨定價為84.60元,而國產的環丙沙星注射劑每瓶4.50 元,價差1880%。國內生產該品種的企業包括重慶天圣制藥、浙江醫藥等。

統計數據顯示,國產藥整體利潤基本在7%到8%,而外資藥一般在30%到40%,高價藥利潤率則更高。

對此,中國醫藥工業科研開發促進會執行會長宋瑞霖指出,原因很復雜:外資藥質量執行標準高于國內標準;外資企業在全球有統一的定價體系,一般不會為中國市場單獨定價。

“對于外資企業而言,藥價難以撼動。”業內人士指出,此前發改委對原研藥動手降價,是外資藥品第一次遭遇政府降價。

2010年底,國家發改委首次將“降價利劍”指向外資藥企:在公布降低的48個通用名、174個品規單獨定價藥品最高零售價格中,外資原研藥占據了近62%的比例,平均降價幅度19%。目前為止,選擇主動降價,以價格換取市場的只有默沙東。

2010年1月,杭州默沙東制藥公司主動下調旗下明星產品——“舒降之”(通用名:辛伐他汀片)藥價。20毫克7片裝的價格調整為25元;40毫克5片裝調整為30.70元。相比發改委規定的最高限價,降幅超過50%。下調后的價格比浙江京新藥業生產的國產辛伐他汀片同樣品規27元價格還低。

但一家外資藥廠總經理直言,“舒降之降價是個特例,它之所以愿意降價進入基層醫療市場,是因為它在高端三級醫院市場的份額受到其他品牌藥的擠壓。所以降價不是常規行為,我們也不可能效仿。”

他告訴記者,大部分跨國藥企的主要市場份額還在二三級醫院,如果以降價的方式謀求進入基層醫療市場,在二三級醫院的銷售額也會大幅下降,甚至超過在基層醫療機構所獲取到新份額。所以外資藥企不會愿意主動降價。

政府態度

據國家藥監管局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南方所)數據,2010上半年,樣本醫院銷售前20強中14個席位被外企占領,平均增長32.7%,合計所占市場份額21.1%。在三級醫院,外資藥、進口藥市場份額超過一半。

上海市醫藥行業協會一位負責人表示,目前這種狀況,是符合上海市制訂醫改方案和基本藥物增補目錄的最初思路的,“他們就是希望,價格高的進大醫院賣,價格便宜的,量大,進入基層醫療機構銷售。”作為最基本一線用藥,基本藥物同質化程度較高,價格則相對較低,定位于低端市場。

國家規定,基本藥物將納入基本醫療保險支付范圍,報銷比例明顯高于非基本藥物。該人士指出,如果過多的高價藥入選,必將引發政府財政的支付壓力。事實上,基本藥物零差率,已經讓各地的財政補貼吃緊。“在質量保證的前提下,國內價格更低的仿制藥更易中標基本藥物。”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打印】 【關閉】